熱門導航:企業拆遷補償 房屋拆遷補償 廠房拆遷補償 違建拆遷補償 拆遷補償標準 征地補償 集體拆遷 非法拆遷 商鋪拆遷 征地補償標準
當前位置:首頁 > 拆遷普法 > 拆遷補償 >

拆遷補償

暴力拆遷導致民企索賠難

時間: 2016-05-10 13:44 作者:拆遷觀察員 點擊:
  2008年3月4日、5日,郫縣合作園林綠化有限公司在郫縣郫筒鎮雙喜村2社的5畝高檔花木和一幢別墅因為沒有和鎮政府拆遷辦達成搬遷協議被強制推毀,公司價值一千多萬的資產被損毀殆盡。一年多以來,公司法人代表黃明中和妻子劉志芳四處奔走討要說法。郫縣公安局和平街派出所警官說,涉及到拆遷問題,應該找鎮政府;鎮政府拆遷辦的同志卻說花木是公司自己搬走的不關他們的事。到底事情的真相如何?記者對此進行了詳細的調查。
 
  民企入駐成先進
 
  成都市郫縣合作園林綠化有限公司是一家民營企業,1996年10月8日在郫縣合作鎮順江村承包30畝土地,投資500萬元建起了名貴花木基地。2000年成都市搞西區建設,公司苗圃在拆遷范圍之內,被迫搬遷至郫縣南郊郫筒鎮雙喜村2社,從2001年5月1日起租用該社13.5畝土地作為公司的花木基地,承包期為27年,并簽訂了土地轉包承包協議。當時郫縣正在搞生態旅游區建設,為了樹立黃明中為新型致富農民的典范,鎮政府要求黃明中在承包地里修建一幢別墅,2002年1月25日郫縣村鎮建設管理辦公室為這幢280.14平方米的別墅頒發了《村鎮房屋所有權鎮》。當時省人大主任謝世杰和當地政府主要官員還親臨公司基地,在別墅前與黃明中留影。
 
  兩度拆遷起糾紛
 
  2006年郫縣引進成都電子機械高等專科學校,將公司苗圃8.5畝征用,郫筒鎮政府拆遷辦只給了花木搬遷費和600平米花木培植房補償款32萬。原本答應給一個月的時間搬遷,可是還不到一周,房屋和部分花木就被推毀,還切斷了電源。時值7月流火,酷暑難耐,是四川罕見的高溫季節,溫室內栽種的大量名貴蘭花,由于停電兩天無法降溫,那些嬌貴的蘭花幾乎死光,致使公司損失慘重。
 
  2007年10月郫筒鎮拆遷辦主任薛明成帶領4個人到公司說剩余的5畝地也要拆遷,理由是建設“安置點”,喊準備一下。不久又帶4個人來丈量土地,并說補償標準是花木基地每畝補償4500元;別墅280元/平米,還不給安置房。由于拆遷辦的人沒有出示征地公告和征地批文,加上補償標準明顯偏低,公司法人代表黃明中拒絕在拆遷協議上簽字。
 
  暴力事件不斷升級
 
  2007年12月20 日零晨兩點左右,一伙人入室盜竊,盜走現金9000元,筆記本電腦一臺,攝像機一部,數碼照相機一部,單反照相機一部,總價值2萬多元,更重要的是公司的電子資料全部丟失。當天上午女主人劉志芳到成都又購買了一臺攝像機,下午到家后看見一名警官和郫縣三益投資有限公司老板藍義躍帶領8個人準備拆房子,就用攝像機把這一切記錄了下來。
 
  22日下午,薛明成帶領3個工作人員來到公司,補償從31萬談到40萬,并且要求馬上簽字。由于公司法人黃明中出差在外沒有簽字,其中有個叫蔡軍的人對劉志芳惡狠狠地說:“只要你不簽字,我們走出這個大門就有你哭的!”果然他們走了十幾分鐘后,藍義躍就帶領十幾個手持鋼管的人沖進別墅,將門窗家具砸得稀爛,并將正在做晚飯的女主人的內弟媳毆打成重傷住進了醫院。其中一個人惡狠狠地對黃明中年僅4歲的兒子說:“把攝像機拿出來,不然老子打死你全家!”小孩嚇得趕緊從主臥里抱出攝像機,那人接過攝像機就猛地摔在地上,撿起摔出機身的錄像帶猛地一扯,嚇得小孩呆在一邊;另外一個6歲大的孩子也被嚇得哇哇大哭。第二天劉志芳上街買菜,鄰居才對他們說:“你們不曉得,昨天吃過午飯后,他們就拖了兩車人在你圍墻邊上等到的。你們咋個就沒注意嘛?!”
 
  23日晚8點過天就全黑了,這幾天的操勞讓劉志芳早早地就寢了,迷糊中聽見樓下有響動和哭聲,忙起來查看,剛打開主臥的門就看見黃明中的兒子倒在地上一邊呻吟一邊嘔吐,身上還流著血,茶幾和酒柜已被打爛,下樓后看見黃明中的女婿按住右手看著大門外的夜色發愣。原來幾分鐘以前,十多個帶著摩托車頭盔遮臉的人撬開鐵門控制了門衛室的鐘大爺,沖進來一陣打砸搶。第二天,記者趕到現場看見,一輛奧拓車所有車窗都被打爛,丟棄在圍墻邊。別墅大門被砸壞,客廳里一片狼藉,地上還有一灘血跡。在郫縣中醫院治療的黃明中的兒子對記者說,昨夜打他的人中有一個掀起頭盔惡狠恨地對他說:“這就是不簽字的下場!”他認得那人是三益投資有限公司的,具體負責拆遷工作的就是這家公司。
 
  經過這些恐怖事件后,劉志芳再也不敢住在這里,就請好友劉進學來幫忙看守花木基地。劉進學是郫筒鎮黨委書記的戰友,也是雙喜村支書的干親家。他在這里住了不到一個月,就給黃明中打電話說自己是實在是頂不住各方壓力,不能幫他看管園子了,就于2008年1月20日撤離了苗圃。
 
  當天晚上10點過,一輛挖掘機把花木園門衛室和圍墻全部推倒。第二天記者趕到現場,天空中飄著零星雪花,劉志芳眼含淚水悲愴地對記者說:“你看嘛!他們招呼都不打一聲,就把圍墻給我們推倒了!圍墻邊上的幾十株碗口粗的金桂和幾百盆蘭草全部被毀了!這簡直是強盜行為!”記者繞著被推倒的圍墻走了一圈,看見昔日圍墻下郁郁蔥蔥的風景早已不在,取而代之的是瓦礫,石塊,沙土混雜著破敗不堪的蘭草,桂花樹七零八落的被鏟在一旁,張著白生生的裂口。花木亦有生命,不知昨夜它們承受的是什么樣的痛!劉志芳報警后不久,一輛長安面包警車開到了苗圃外,下來兩名警察看了看,對劉志芳說涉及到拆遷還是應該找鎮政府。
 
  2008年3月5日,租住在成都一小旅館的劉志芳到郫縣地稅局提交公司財務報表,遇到雙喜村一村民對她說:“從昨天開始,那些人就在推毀你的苗圃咯,說是今天要打整干凈,你不回去看一下?”劉志芳怕回到施工現場遭到報復,就徑直回了成都。
 
  千萬資產被毀無人擔責
 
  2007年12月23日晚遭到不法侵害后,黃明中意識到自己這5畝花木園和別墅會被毀損,就于第二天找到了四川中和工程項目管理有限公司,讓公司的造價工程師對自己的園林植物和房屋進行了造價咨詢。經過4天的工作,該公司出具了一份《關于郫縣苗圃植被及房屋工程造價的咨詢報告》。苗圃內擁有的鐵樹、金桂花、羅漢松、海棠等樹木價值1021.5萬元,280.14平米的精裝別墅價值156.8萬元。另有2畝地數十萬株的蘭草,沒有計算造價。造價工程師在報告中詳細列出了植物的名稱、規格、數量、單價,并且拍攝了幾十幅盆景的照片和一段錄像。這本報告成了黃明中手里證明自己花木園原貌的有力證據。
 
  2008年10月,黃明中經過半年多的上訪,仍然沒有維護自己的合法權益,不得不尋求媒體的幫助。在郫筒鎮拆遷辦薛明成對記者說:“是的,黃明中至今沒有領取40萬的搬遷費用。只要他來簽字,我們就會給他。”記者說:“現在不是40萬搬遷費的問題,是他的苗圃被毀壞,房屋被推毀,要賠償多少的問題。”哪知薛明成卻說:“花木是黃明中自己拖去賣了的,不關拆遷辦的事情;人被打,圍墻被推毀,是不是黃明中得罪了什么人,人家在報復他,拆遷辦不可能干這樣的事!他不是報警了嗎?公安自有結論。”
 
  劉志芳無數次地到郫縣公安局和平街派出所追問立案情況,看有沒有結果。可不管是片區民警還是派出所領導都告訴她,涉及拆遷問題請她找政府,閉口不談是否立案,就更不要說有什么結果。
 
  自從2007年12月22日被打砸搶后,黃明中就不斷接到威脅電話。其中23日,一個來自6字頭的電話恐嚇他說:“下次見到你鍘刀伺候!”嚇得他從此不敢回家。有次他駕車去瀘州收購蘭草,一路被人跟蹤,嚇得他回到成都后就把車賣了,從此在成都一個偏僻的小旅館里深居簡出。2007年的大年三十晚上,一家三口就在小旅館里煮了一袋湯圓,過了一個有史以來最凄涼的春節。
 
  損壞物品照價賠償
 
  黃明中說,從2001年到雙喜村租地開始這幾年都是平平安安的,也沒有得罪過什么人,與鄉鄰都是和睦相處。就是因為拆遷,導致了家人被打,即便是和別人有仇,又有哪個敢開著挖掘機來推他200多米的圍墻呢?后來毀別墅,毀園林,完全是在郫筒鎮拆遷辦的授意和支持下,由具體負責拆遷的三益投資有限公司干的。園子里的植物到底是被推毀還是部分移栽,他至今搞不明白。尤其是公司的幾百株百年異型蘇鐵、金桂、銀杏、羅漢松、金彈子高達3米多,完全要用起重機才能搬遷,一般的仇人哪敢如此猖狂!完全是拆遷惹的禍。自己園子里的一草一木,一磚一瓦都是私有財產,《憲法》和《物權法》規定私人財產神圣不可侵犯!他現在的要求很簡單,郫筒鎮政府有膽量毀就應該有勇氣賠。他園子里除蘭草以外的花木都有造價明細,郫筒鎮政府就應該按照這個來賠償,而不是再談40萬搬遷費的問題。
 
  野蠻拆遷索賠難
 
  四川郫縣合作園林綠化有限公司在郫縣郫筒鎮雙喜村2社的遭遇,引起了郫縣人民政府主要領導的重視,責令郫縣信訪局李尚兵副局長協調督辦此事,同時 人大代表任正隆教授也于2009年8月29日致函郫縣信訪局:“貴縣公民黃明中在郫縣雙喜村的別墅和花木在拆遷中被毀,要求合理賠償是合法和合理的……,郫縣完全有能力有智慧完滿解決,讓當事人滿意。并請貴縣有關單位配合,本著安定團結,化解矛盾,和諧社會的原則,迅速處理此事,給公民一個完滿的答復。” 郫縣合作園林綠化有限公司的黃明中先生也積 配合信訪局的工作,提供了自己公司園林植物和房屋的造價報告以及大量照片和錄像。為了促使事情的盡快解決,黃明中先生 先提出,公司價值1200萬的花木和房屋只需郫筒鎮政府賠償自己600萬就行了,還有2畝多地的蘭草被毀了也不要政府另外賠償。
 
  雖然黃明中先生作出了 大的讓步,但郫筒鎮政府卻一味堅持只支付搬遷補償費40萬,不給與任何賠償。原因是鎮政府沒有直接推毀黃明中的園林和別墅,至于到底是誰毀了他的財產,仍然要由公安機關介入。政府也承認兩點錯誤,一是在沒有與黃明中達成拆遷協議,支付搬遷補償的情況下,拆遷公司就強制推毀了他的財產;二是幾畝地的樹木和房屋憑空消失在政府的轄區范圍內,鎮政府有不可推卸的管理責任。基于此,鎮政府可以在原來的基礎上適當增加搬遷補償費。鎮政府的強硬態度讓黃明中大感意外和氣惱,明明是鎮政府指使拆遷公司采取卑劣手段強行推毀他的高檔花木和別墅,卻偏偏不承認,到現在還在談補償,他們哪有一點點悔過和誠意!?
 
  郫筒鎮政府的補償和郫縣合作園林綠化公司要求的賠償懸殊十多倍,自然達不成調解協議。目前郫縣合作園林綠化公司的黃明中先生已經對郫筒鎮政府領導喪失了信心,他一定要找出損毀自己家園的犯罪分子和幕后黑手。在多次催問郫縣公安局和平街派出所立案未果后,正式向郫縣公安局提出立案申請。
 
  但愿郫縣公安局能本著“立警為公,執法為民”的精神,早日偵破郫縣合作園林綠化有限公司花木、房屋被毀案,為公司挽回損失。(記者 馮韋棟)
(法之楹,信于庭——北京楹庭)

Copyright©2013 www.725034.live Inc. 地址:北京市朝陽區建國路乙118號京匯大廈7層705 楹庭·拆遷律師團
京ICP備15029235號-1律所職業許可證:31110000327215468W
辦公電話: 010-88825707、88825708、4000083855
技術支持:人民律師網
友情鏈接:征地拆遷   法律咨詢

哈尔滨麻将技巧打法